關於部落格
  • 81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讓我們一起來改變世界,沒有你,就不會有我

講義雜誌   / 徐安廬、徐安祺

來自非洲的平凡母親,以幫助愛滋孤兒走出喪女之痛

德菲拉的懷裏抱著小男孩波納(Photographs by Emma Dodge Hanson )
幾乎所有我們接觸到的青年、青少年甚至小學生,都希望能貢獻一己之力給自己生長的社會,使得學校、社區或人群,能因為他的參與而向上提昇。當他們接觸到Social Innovation(社會創新)或Social Entrepreneurship(社會企業家精神)的理念和想法時,覺得改變這個社會,甚至整個人類世界,並非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,而是近在咫尺、可以實際身體力行的一件事之後,每個人的眼中都閃爍著光芒,空氣中也傳染著興奮的期盼,好像就在那一剎那間,整個世界已經變得更美好了。 可惜社會所提供給少年及青少年參與改革的機會太少了,甚至以一些似是而非的理由打消年輕人加入社會改革的念頭,告訴他們這是「長大以後」才應該做的事。問題是,因為長期的不關心,也缺乏思考或辯論的訓練,更沒有實務經驗,等到長大之後,也沒有能力去管理整個社會國家的事務,更遑論從事改革,甚至參與國際社區的事務。 這一系列文章準備介紹世界各地的社會改革家,他們的理念和行動,正在改變這個世界。青年人可以加入他們的計畫,或者借用他們的理念,由自己的學校或社區做起,大家攜手合作,一步一腳印地去做,用每一個機會告訴所有人:這社會屬於大家,每一個人的呼吸,都影響著其他人。每一個受虐的兒童,每一個沮喪、憂鬱、甚至自戕的青少年,每一個沈淪的年輕人,每一個無家可歸,沒食物可吃的人,每一個失依的老者,都是我們的夥伴,都是我們的損失,也都是我們的責任。 讓我們一起來改變這個世界,大聲說:Together, Let’s Change the World. 德菲拉(Haregewoin Teferra)是來自非洲衣索比亞的一位平凡母親。一九九○年,她在高中當校長的丈夫,在一次講演中心臟病突發猝死。她強忍悲傷,獨自撫養兩個女兒長大。大女兒叫艾堤堤(Atetegeb),大學畢業後在世界糧食組織工作,結婚後生了一個兒子。 一九九七年,德菲拉在埃及首都開羅工作,突然接到女兒艾堤堤的電話。艾堤堤在電話中以微弱的聲音說道:「媽,我病了。」愛女心切的德菲拉,立刻飛到女兒身邊,她美麗的女兒已經躺在病榻上,不能言語了。 德菲拉到處求醫訪藥,八個月後,回天乏術,艾堤堤還是辭世而去。 悲痛逾恆的德菲拉,從此失去求生意志,她每日穿著黑衣,坐在女兒的墓碑前,不見任何親人。好友要她節哀,德菲拉只以顫抖的口氣回答:「但是我的女兒呢?我很愛她。」 她想到一首歌的歌詞裏,有一句是「沒有你,就不會有我」,她把這句話寫在一張紙上,貼在死去的女兒照片背面。這,就是她世界的寫照。她想著,女兒去了,她也不想活了。她向教會申請,在女兒墓地旁蓋個小茅屋,準備和女兒長相左右,教堂批准了她的請求,德菲拉開始準備隨她女兒到天國去。 沒想到事與願違,教會的神父知道德菲拉是個虔誠的女人,找上她要求幫忙:有個十五歲的女孩,無父無母,而且無家可歸,不但是遊民,而且靠援交賣身討生活。有一天,她被人丟到教堂大門外。 神父對德菲拉說:「教會沒有地方收留她,你可以幫幫忙,讓她住到你那裏嗎?」 德菲拉想,我反正也在世不久,收留她也沒什麼差別。 「好吧,我就留下她。」 神父很高興,很快就把這個麻煩送到德菲拉家。 兩個星期後,德菲拉的電話又響了,是神父打來的:「這次是個男孩,情況和那個女孩差不多。」 「怎麼又一個?」德菲拉答道。因為前面那個女孩晚上爬牆出去,白天到店裏偷東西,已經給她帶來許多的麻煩。 「是啊,」神父也不知道要說什麼。 「好罷,」德菲拉答道,「反正我也不想活了,不差這一個,你要送就送過來吧。」 神父很快地送來小孩,兩周後,神父又打電話來。 「不行,不行,」德菲拉不等神父開口,急著說,「我沒辦法再應付一個了。」 「我們有兩個六歲的小女孩,都是孤兒,年紀很小……」神父小聲地說。 「好吧,」德菲拉又收留了兩個小女孩。她們悼念去世的媽媽,德菲拉哀念逝去的女兒,她們同病相憐,互相打氣,大家一起活下去。德菲拉發現,她好像活過來了一點。 過了沒多久,教會又有人打電話來,這回不是神父,是教會的執事:「這一次我們有四個孩子」。 「不行,真的不行。我已經好多了,」德菲拉答道。她以為教會的人是為了幫她走出傷痛,才找這些事給她做。 「有一個七歲的男孩、一對四歲的雙胞胎女孩,還有一個八歲的女孩,」執事說道。 「你要我選收一個嗎?」德菲拉問。 「不,我希望你全收。」 「全收?你可不可以找別人?」 「沒有別人了,」執事正色道,「沒人願意收留愛滋病的小孩,大家都怕被傳染……」 德菲拉四個全收了,那是二○○○年的事。到二○○六年,受德菲拉幫助過的小孩,已超過三百五十名。 現在,由德菲拉所創立的艾堤堤‧旺谷紀念孤兒收容中心 (Atetegeb Worku Memorial Orphans Support Association),隨時都收容了六十至八十個愛滋病的孤兒。年紀小的,她提供制服、書本、教室和老師;年紀稍大的,則送到鄰近的學校就讀,或幫助他們,找到願意領養他們的國外善心家庭。 在幫助這些孤兒的同時,德菲拉暫時忘記了喪夫葬女之痛。 不只是如此,正如《沒有你,就不會有我》的作者瑪麗沙‧費‧格林(Melissa Fay Greene)說的:「人類最可怕的病魔,正敲著德菲拉的大門,剛開始輕輕地,但不停地敲,到後來變成握著拳頭,重重地敲打著。」 德菲拉永遠也無法完全走出喪女之痛,但她所領養的孤兒,卻替她打開另一扇窗,讓她由自己的悲情往外看,看到窗外愛滋孤兒的慘境。她發現,女兒雖不可能復生,但是她卻可以經由幫助孤兒,讓女兒的生命得到延續和重生。 作者後記: 格林女士的書《沒有你,就不會有我》,在美國剛出版時,很快就引起我們的注意。在訪談並閱讀她的書後,我們所成立的世界兒童組織基金會(World Children’s Organization)就決定把德菲拉女士推薦給周大觀文教基金會的全球熱愛生命獎。周大觀基金會很快便接受了,五月底,德菲拉女士已經飛到台灣接受這個獎項。 另,本文的寫作,參考了格林女士提供的德菲拉小傳。同時我們也請德菲拉女士透過她的聲音向台灣的讀者問好,並說出其基金會的宗旨和她的願望。請到安廬的網頁http://www.andrewhsu.com/teferra聽她的錄音。 本文章由「講義堂」授權刊登,更多內容請見本期講義雜誌

資料來源 摘自: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

資料來源 :1758網誌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